無論社會令你多麼飛速地運轉,請別忘記時而駐足,等幸福趕上來
  很難將喜劇明星羅賓·威廉姆斯與抑鬱症聯繫在一起。然而他的離世,讓人們意識到:那個不久前還在美劇《瘋人瘋語》中活蹦亂跳、妙語連珠的老頑童,竟掩藏著一顆飽受抑鬱症侵蝕的心。
  抑鬱症仿佛是現代社會留給人們的一道無法自我愈合的傷口。工業革命之後,城市迅速擴張發展,越來越多的人遠離鄉土,成為產業鏈條上的一環。就像《摩登時代》中的卓別林,置身現代社會的人們更像是傳送帶上的齒輪,為保證大機器生產的有效運轉,一刻也不敢怠慢停歇。不少人在不自覺中傾向於切斷對周圍環境的感知,久而久之變得機械麻木,成了精神上的“植物人”。正如弗洛伊德在《哀傷與抑鬱》中所言,“對外界的興趣減弱,愛的能力喪失,所有能力受限”,“伴隨著自責和自怨”,最終喪失自我價值。
  在物質生活日益充盈的今天,更多人喪失的,是精神生活的歡愉。隨著城市人口密度的增加,人與人之間的“物理距離”越來越近,“心理距離”卻越來越遠。日本哲學家三木清就曾感慨,“孤獨不是在山上而是在街上,不在一個人裡面而在許多人中間”。日本放送協會的專題報道《無緣社會》,一針見血地道出了現代社會的“三無”趨勢:無血緣、無地緣和無社緣,即單身未婚比例升高、故鄉概念淡薄、身邊缺乏真實的朋友,展現了“現代人的孤獨老死”境地。
  根據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所發佈的《2013全球幸福指數報告》,日本僅排名第四十三位,而美國雖排在第十七位,卻落後其兩個鄰居:加拿大排名第六,墨西哥排名第十六。可見,物質方面的發展程度並不是衡量國民幸福感的絕對指標,就像報告所指出的,“如果想要一個更加幸福的世界,就需要花更多努力來關心人們的心理健康。”
  美國教育家德瑞克·伯克在《幸福政治》中直言,政府在制定各領域政策時,若增設幸福參數,最大化考慮政策對國民幸福度的正面影響,可以大幅提升國民滿意度與支持度。事實上,國際金融危機以來,多國政府開始關註國民的心理健康狀況:英國、加拿大政府設立國民幸福感調查項目,法國政府將國民幸福參數納入經濟增長評估體系,巴西還頒佈了一項“幸福修正案”——這些努力,讓更多人接收到了幸福的訊號。
  當然,幸福也離不開強大的自我實現能力。《綠野仙蹤》中的鐵皮人,通過尋找一顆能夠去愛的心,緊握住了幸福。對於壓力圍困下的現實“鐵皮人”而言,要想追回幸福感,關鍵也在於找到那顆心,重拾“愛的能力”。弗洛姆曾說,愛的能力並非與生俱來,而是“一門藝術”,“要求人們有這方面的知識並付出努力”。正如《愛爾蘭獨立報》刊文所稱,威廉姆斯的辭世,讓人們認識到“名譽和財富不是心理健康的保證”,必須要學會“休假”,從緊張的情緒中短暫抽離,“去往能夠充實自我、重塑堅強內心的心靈之所”。
  威廉姆斯在《瘋人瘋語》中扮演的西蒙,每當思緒堵塞、壓力叢生時,就會到曾經謀生的快餐店做廚師,只為在“嘈雜的人聲和油膩的氣味中,重溫生活的氣息”;歌德筆下的浮士德,即便會被奪去生命,也要對這世界呼喊“你真美啊!請停一停!”無論社會令你多麼飛速地運轉,請別忘記時而駐足,等幸福趕上來。前面的努力只是為了活著,後面的修煉才是為了生活。
(編輯:SN171)
創作者介紹

江若琳

bg02bgtkq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